第六卷 主世界,绥阳郡 剑第17章 皇道极剑!人皇律令剑! 情书怎么写写给男生
情感小说
来源:本站
2019-07-11

第六卷 主世界,绥阳郡 剑第17章 皇道极剑!人皇律令剑! 情书怎么写写给男生

第六卷主世界,绥阳郡剑第17章皇道极剑!人皇律令剑!作者:五方行尽千点万点水珠疾速坠落,在下降的过程中拉伸变长,化作一口口晶莹剔透的利剑,吐露出锋锐摄人的气机。

穿破空间,带起尖锐的呼啸,轰然击向了宫殿上方所立的王动。

如同疾风骤雨般,那无数“利剑”在轰击的一刹那次第炸开,其内蕴含的强大剑气同时引爆,漫天劲气溃散,横流般往者四面八方宣泄。 宫墙大殿直接在连绵不尽的剑气轰击下,一个个窟窿接连碎裂,支离破碎的坍塌起来,掀起巨量的烟尘。 下方众多紫霄宫弟子张大了嘴巴,骇然色变!咻咻咻!!鸠山公,天峰羽士,杨玉宸三人稍晚一步赶至,看见这天惊地动的一幕,亦是面露苦笑。

都说一言不合,刀剑相向,可云天舒根本连谈话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就先动手,武力镇压了再说其他。 “真是太乱来了!”天峰羽士自语道。 鸠山公苦笑道:“他果然一点都没变,从来都是‘真’,刑事手段还是那么张扬霸道。

”杨玉宸望着自天穹缓缓飘落的云天舒,淡淡道:“这只因他有小觑天下人的资格,十绝天人,岂有等闲之辈。

”云天舒双手拢于袍袖内,神情古井无波,平静的看着宫殿龟裂塌陷:“受了我这一击,怕是很不好受吧,现在应该能认真的听我讲话了…。

”他话音未落,一股狂风平地卷起,将烟尘砂砾吹得四散。 坍塌的废墟中“轰”的一下炸开,一道人影矗立不动,抬手一弹,震落了衣服上沾染的尘埃。 “力气这么小,你在给我瘙痒吗?”平淡的话语穿入耳内,让云天舒目光微微一凝,旋即抚掌笑了起来:“有趣!盘武天王么?你比我料想得要强了一些。

”“剑皇云天舒!”王动跨步自残垣断壁中行出,无须动用至道之力,他也立刻知晓了对面之人的身份。 十绝天人!可谓仙魔级数以下第一序列的强者。

“天人已是立足于世间顶点的存在,放眼天下,亿万众生,天人之尊亦是寥寥无几,陨身一位就是巨大的损失。

”云天舒悠然述说,随即话锋一转:“因此我们没必要生死相斗,不如你我来打个赌如何?”王动不置可否:“赌什么?”云天舒轻笑道:“就赌一百招内,我云天舒能否战胜你。 倘若我无法在百招内取胜,那这定州九郡你可取用四郡之地,我并州再分出四郡之地予你!”闻言,天峰羽士面色一急,似乎想要争辩一句,但鸠山公率先目视于他,阻止了天峰羽士的举动,且传音道:“稍安勿躁!云天舒自出道以来,从来只有他坑人,你什么时候听过他吃亏的?”天峰羽士蓦地恍悟,想到了云天舒深不可测的修为,心神一定。

云天舒注视着王动,见其钢浇铁铸一般的面上毫无波澜起伏,续道:“反之我若胜了你,你就得入我麾下,为我效力五年,阁下意下如何?”“不如何。

”王动咧了咧嘴,周身血气鼓荡,躯壳内响起洪流奔腾的轰鸣,一条条大筋暴突,衣袖“哗啦”绽裂,双臂膨胀变粗,肤色闪动着金属一般的色泽。 “定州,并州地盘什么的都无所谓,我现在只想打死你。

”本就近丈的身躯猛地再向上拔升了数分,他脚下立足之地如同不堪重负般发出“呻吟”,寸寸龟裂。

下一刻,如风雷,如厉电,如洪流喷薄,如山岳倾覆的速度与力量骤然爆发,王动一步踏出,横贯百丈,无视了空间的距离与阻隔,瞬即杀到了云天舒身边。

吼!!斜刺里陡地传出一把震慑灵魂的咆哮,那是龙吟,自九天之外跨界而来,鳞甲飞扬,张牙舞爪,化身为“盘武天王”的坐骑。

一尊金甲天神的虚象凭空浮现在王动背后,随着他握紧的拳头,金甲天神亦是握拳,虚空震颤,掀起金色的涟漪,震碎空间。 金光弥漫之中,金甲天神虚像渐渐凝实起来,仿佛化成了一尊真正的神祇,自九霄降临真身,挥动了他无可匹敌的神拳。 云天舒双目亮了起来,一缕剑意萦绕眉间,倏忽间游遍全身,他右手一捏剑指,带起一股虚无缥缈,出尘脱俗的气机。

“天高云淡!”云天舒剑指疾电般点出,飘渺的气机弥散出去,侵染着金甲天神那如同天塌地陷一般的拳势。

如果说金甲天神的拳势带来的是纯粹的毁灭与破坏力,那云天舒的一剑就是天高云淡,风平浪静。

王动的拳势在云天舒剑指一击下,如同被分叉的洪流,朝着两面泄洪而去,却无法动摇位于中心的云天舒分毫。 “打死我?你怕是还没有睡醒,就让我来给你清醒下脑袋。

”云天舒剑指一合,顿时就有一股凌驾众生之上的皇道气息涌现,铺天盖地般淹没方圆百丈,本来虚无的空间内突然生出了重重禁锢,让人连喘息都觉得艰难,每一次呼吸都是恩赐。 密密麻麻的法度律令布满虚空,随着云天舒剑指而动,在这一刻他就是在世人皇,以一剑平定天下叛逆,而王动就是忤逆的反贼,被整个天地人三道排斥。

“一剑出而万法随,统摄天地,驾驭万灵,律令如剑,斩天斩地斩鬼神,亦斩众生!”杨玉宸目光瞬也不瞬的盯着云天舒的剑势,口中轻叹:“这就是剑皇的人皇律令剑,法度森然,动则风雷齐发,厉如天威,谁人敢当?”鸠山公亦感到无比震撼,他与云天舒已有二十七年未见,虽然感觉到云天舒的厉害,可等到对方真正出剑时,才知道云天舒远比他预料得更强许多。

即使这一剑不是冲着他所发出,鸠山公依旧生出一种云天舒为人皇,他为臣子,生死皆操控于其人之手的可怖感受。

天峰羽士感想更多,人皇律令剑又被称作皇道极剑,在整个天下都享有盛名,仅论王道与霸道的意境气机之应用,仅次于大周太祖所开创的五帝龙拳。 五年前,云天舒与五雷剑宗之主雷九霄交手时,天峰羽士曾在一旁观战,云天舒虽难以胜过雷九霄,但雷九霄的雷劫秘剑也破不了人皇律令剑。

然如今云天舒一剑击出,天峰羽士就知道他较诸五年前又迈进了一个更为高明可怕的层次里。

或许距离那成仙成圣的一步,也就咫尺之间了吧。 “人皇律令!一斩!斩众生!”云天舒剑指断空,一剑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