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黑龙江●农村●记忆中的●寒冷与温暖
情感小说
来源:本站
2019-06-10

冬天●黑龙江●农村●记忆中的●寒冷与温暖

吐一口唾沫、撒一泡尿,都能在地上结冰;  雪地里冻肉、火炉里烤土豆,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不能算是回忆,算是一种解答吧。   最近,总有朋友问:你,黑龙江的?那里很冷吧?  现在,我回答:  城市里房间内温度18℃以上,房间外可以参考天气预报。

  至于农村,如今,与城市生活基本相似,只是没有拥堵和雾霾,没有路灯没有奔波。   一、北方的狼  我读初中时,学校距离家里的村庄要三四公里,每天放学大家结伴而行,穿过农田,穿过树林和小溪。   冬天,常常能看见雪地上有清晰的兔子、狼的脚印,有时候,大家还好奇地跟着脚印走上一段,期待着抓到胖胖的大灰兔子,回去吃肉。

  天真的很冷,还常常刮着呼啸的西北风,让人睁不开眼睛,鼻子、下巴全都冻红了,流着鼻涕。 大部分孩子的手背、脚后跟会有冻伤的痕迹。   妈妈们治冻伤的办法是,用辣椒、茄子根和雪水一起煮,往被冻伤的部位涂擦。

  于是,那个年代出现了一种叫脖撸的东西,实际就是一个只能露出眼睛的能够套住整个头部的东西,现在已经基本失传。

  我们有时兴起,会在土沟里挖出一个雪洞,坐在里面歇一会、玩一会,偶尔,还会弄上一点干树枝点着,把潮湿的鞋垫拿出来或把被雪弄湿的手套,烤一烤,乐一乐。   二、草泥火盆  现在的东北农村烧煤、天然气、太阳能,已经在2000年实现了四个现代化。   二十多年前,做饭、取暖用的是秸秆,玉米、高粱、大豆秸秆,山里烧木头柈子,噼啪作响。   秸秆燃烧后也有火炭,只是灰尘很大。 每天晚上或早上,做好饭后,要用铁锹把火炭取出来装进火盆。   那时,家家炕上都会放一个用草泥塑成的类似于装酒的坛子一样的盆,把火炭装进去,压一压,可以热上一天。

  有时,家长们把搪瓷缸子或锡制酒壶放在火盆里热酒,把土豆、地瓜埋在里面,甚至有淘气的孩子把玉米粒埋在里面,过一会只听“砰、砰”,就可以用木棍将熟了的玉米粒捡出来,昂起头,扔进嘴里,不停地用舌头翻来覆去,太烫了。   一般老年人坐在炕上,炕是热乎的,火盆是热乎的;其他人围着地上屋子中央的火炉。   九十多岁的曾祖母,盘着小脚,抽着半米长的烟袋锅,每天围着泥火盆烤着手;那时候,天很冷,但一家人在一起,心很温暖。   三、最怕早晨的冷  冬天的早晨,如果你站在村口或高处的院子里,看到炊烟从每座房顶冒出,冲淡雾气,伴着晨曦的阳光,犹如仙境。   然而,做饭的妇女们最怕早晨的寒冷,孩子们也是不愿意从热被窝里钻出来。   早起,妇女头戴围巾,掏出炉灰、灶灰,推门,顶着寒气出去,倒在垃圾堆上。   如果手有一点湿气,推门的时候,门把手是铁的,手指的肉就可能被冷冷的铁给黏住,一使劲,一块皮掉了下来。

  然而,那时的人们更喜欢猫冬,一年一季的粮食已经收割,已经销售或者放进仓库,忙碌了一年之后的农闲开始。   进入冬天,雪能留存不再化的时候,就有人家开始杀猪宰羊,一大半埋在雪地里用冰块和雪埋得严严实实,吃的时候抠出来再埋好。

剩下的这些,就是接二连三请亲戚朋友来喝酒。   没有别人请喝酒的时候,男人们打冰窟窿捕鱼,女人们纺线做鞋,孩子们淌着鼻涕拉着爬犁在街上在山坡处乱跑。 每天晚上,炖上一锅热乎乎的猪肉炖粉条,享受丰收的喜悦。

  这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黑龙江农村的冬天。

  寒冷让人记忆犹新,不敢再去体验一次,没有那个勇气。

  温暖让人记忆犹新,人们的热情友爱向善,已经一点点淡化。 相关散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