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百货老店遇寒冬,电商网购或非最大对手百货玛莎
情感小说
来源:本站
2019-07-13

英国百货老店遇寒冬,电商网购或非最大对手百货玛莎

    这些百年老店身陷困局,一部分由于网络零售商的价格冲击,因为不用面对实体店巨额的租金及人工支出,后者更具有价格竞争力。 但除此之外,玛莎百货方面也坦承,陷入今日的困境,与其昔日的发展策略错误也不无关系。   玛莎百货宣布将在2020年关闭85家门店和25家食品门店,这比此前的计划提前了两年。 截至今年3月31日的12个月内,玛莎百货销售额同比下跌3%,税前利润下滑%,下滑情况已连续三年出现。

报告期内,玛莎百货共关闭26家全品类门店,同时开设了48家主打食品的新店,服装和家居部门销售额下跌%。 在玛莎百货的年度财报中显示,公司税后利润大涨%,不过CEOSteveRowe却表示,虽然公司出现了扭亏为营的兆头,但大环境对他们还是“很不友好”,无法预见何时能彻底振兴玛莎。   在玛莎百货之前,有241年历史的英国Debenhams百货则在经历了更为复杂的“困境”后,于上月中旬申请破产保护,在破产重组计划中,165家Debenhams中有50家店预计将通过“公司自愿协议(CVA)”的破产程序结业,这将会影响大约4000名员工的生计,其中,第一阶段建议在2020年关闭22家门店。   在网购大潮的冲击中,传统百货纷纷开启线上销售渠道的探索之路,但玛莎百货此前却没有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

现任CEOSteveRowe曾坦承公司此前的业务发展路线有一些错误:玛莎在推进电商业务方面启动较慢,并且对英国零售市场客流量变化的情况反应迟钝。

具体问题主要包括:前任CEOMarcBolland将更多精力和成本放在海外扩张业务上,但收效甚微。

2016年11月,公司宣布撤出包括中国在内的10个海外市场,关闭53间全资店铺。

MarcBolland也曾做过努力,试图提升电商业务,他斥资2亿英镑为玛莎门店安装了许多高度自动化的零售设备。

然而,这些运行不稳定的器械反而降低了操作和送货效率。   此外,当公司销售出现下滑时,MarcBolland寄希望于更高的毛利率来提振收入。

此时其他零售商都在降价,玛莎的服装和食品价格就失去了竞争优势,这方面的问题仍是造成玛莎当前困境的原因之一。 瑞银(UBSAG)分析师AndrewHughes分析称,玛莎百货的全价服装销售一直弱于同行,未来将继续承压。 加皇资本市场(RBCEurope)欧洲分析师RichardChamberlain则指出,玛莎百货的食品业务也弱于同行,需要提高产品范围及消费者性价比认知。

  全球范围内的传统百货行业都在面临困境,美国的多家百货商店最近也面临销售额下滑的情况。

比如,美国老牌知名百货Nordstrom日前发布第一季度财报,受到新忠诚度计划以及全价女装销售放缓的影响,在截至5月4日的三个月内其销售额同比下跌3%,净利润大跌%,均未达到分析师预期。

Nordstrom总裁ErikNordstrom也坦承,在吸引消费者方面公司的策略发生了失误,目前他们正面临客流量减少的困境。

与此同时,公司下调了对全年销售和利润的预测。   如何吸引消费者成为传统百货业当前发展的重中之重。

今年3月,美国连锁百货Target推出了三个内衣品牌,主要发售文胸、内衣和睡衣等产品。 维密的均价是60美元,而Target的产品售价只有维密的三分之一。

从数据上看,Target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增长9%,电商渠道的可比销售额增幅为42%,净利润大涨%。 董事长兼CEOBrianCornell表示,业绩的增长证明集团的转型战略正在逐渐生效。   此外,传统百货业拥抱互联网电商大鳄也是大势所趋。

两年前,美国百货连锁店Kohl’s开始与亚马逊合作,提供旗下100家限定Kohl’s店接受亚马逊的退货。 今年七月,这项服务将扩展到全美1100家Kohl’s店。

此外,Kohl’s有约200个店中有亚马逊商品的送货上门服务,它特别还为消费者提供下线体验场所“亚马逊智能家居体验区”。

Kohl’s当然不是唯一一家拥抱亚马逊的零售商。 美国的另外一家百年老店SteinMart最近也宣布要在其近200家门店中安装亚马逊自助储物柜,为亚马逊的网购者提供便捷的提货和退货服务。 该消息令SteinMart的股价飙升17%,为一年来最大涨幅。   对于传统百货业如何度过寒冬,瑞银方面也给出了一些建议。

比如,线下店是对线上卖货的补充,主要以商品展示为主。 此外,线下门店要尽可能小、库存也要尽可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