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零章:战争开始了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情感小说
来源:本站
2019-07-14

第三六零章:战争开始了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噺8壹中文網哽噺繓赽捌1小説蛧半夜,陈守义拖着疲惫的身躯,才刚躺到床上不久,罗景文就过来敲门了。

陈守义从入静炼己身的冥想中,清醒过来,起身打开门。 “怎么样?”门一开,罗景文就迫不及待小声问道。

“和我们猜测的一样,是邪教的阴谋,朱雪晴根本没有被抓住,我从那个半神嘴里当面套出来的!”陈守义说道。

“现在睡得着了!”罗景文松了口气说道,也没有再多询问,就准备转身离开。

“你就不想知道细节,你的表现可是很英勇?”陈守义好奇道。

“有什么好知道的,你记忆中的我,只代表以前的我,也不是真的我,和我无关,而且我要有你这种记忆世界的能力,我也有办法从半神口中套出情报!”罗景文淡淡的说道,心中酸溜溜的,难道留下来看你装逼炫耀吗?“我可是和半神战斗过!”陈守义忍不住道。

“肯定死的很惨吧,如果你胜了,我们还用得着现在躲在这里!”罗景文不屑的说道:“我去睡觉了。 ”看了老罗迅速离开的背影。 陈守义心中郁闷的够呛,都不能愉快装逼了:“唉,睡觉!睡觉!”……接下来几天,两人完全苟了起来,和城市的邪教徒一样每天早祷告,晚祷告,晚上则拼命修炼。

钱的问题在第二天,就已经解决了。 一个巅峰武师化身小偷,那完全是神偷级别的,就算在众目睽睽之下,常人也无法察觉。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五天。 中午时,两人在客厅吃着中饭。 饭是罗景文做的,毕竟经常外面吃饭,而且胃口又奇大,实在太过扎眼。 一开始说好是轮流做。 但陈守义做了一次,就被嫌弃了。

让他这个厨师的儿子,郁闷不已。

“今天我去菜市场买菜,看到街上松懈了许多,关卡也取消了。

”陈守义一边吃饭,一边低声说道。 罗景文点了点头:“应该已经走了,那股气息,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出现过,等过几天我们再去军港那边调查下那里的情况,然后立刻离开东海省。

”“不去省会调查了?”陈守义问道,原计划的是要去省会的。 “没有意义了,从蕖江市的情况来看,那里恐怕早就没有反抗力量了。

而且也太危险,有半神在,一旦暴露我们完全无处可逃。

”罗景文说道,他不是迂腐的人,要不是上次核弹的事情,实在太过重大,危急国家安全,他也不会铤而走险。

陈守义点了点头,不由松了口气:“那就再等两天。

”这里的气氛实在太压抑了,每天都精神紧绷,提心吊胆,他是一刻都不想待了。

……晚上。 “好巨人,你来闻闻小不点身上是不是臭了!”贝壳女把浑身脱得光光的,闻着自己小胳膊,一脸担心的问道。 由于没水,陈守义和贝壳女已经一星期都没洗过澡了。 陈守义把一遍横练三十六完整练完,喘了口气,安慰道:“一点都不臭,你是最香的!”“真的吗?”贝壳女闻言顿时眉开眼笑:“我真的是最香的,比香泡泡还香?”“我怎么会骗你,你比香泡泡还香百倍!”陈守义瞥了一眼臭美的贝壳女,说道。

现在满意了吧!“嗯,小不点是最香的!”贝壳女认真的说道,随即看向陈守义:“可是好巨人,你好臭!”都嫌弃我来了。

不过也确实,贝壳女好歹每天都换衣服,他不仅没洗过澡,连身上的那套衣服都没换过。 陈守义一脸郁闷,干脆不再理她,继续练习横练三十六式。

足足练习了十八遍后,他浑身蒸汽缭绕,皮肤烧的通红,散发着阵阵热浪,他呼呼喘气,虚脱般一屁股坐在床上,打开属性面板:力量:敏捷:体质:智力:感知:意志:能量积累:这段时间,从数据来看,他进步并不小,停滞了将近大半个月的敏捷,终于提升了点,达到了,感知进步最快,提升了点,达到,此外,就连意志也提升了点。 “可惜,对战斗力影响不大。

”陈守义心中略有些失望。

他敏捷本来就过剩,就算增长再多也发挥不出来,更何况这次提升还是长时间积累的结果,至于增长的感知和意志,对战斗力直接提升效果有限。

他叹了口气,坐在床上,等体力恢复。 这时,窗外传来熟悉的嗡响,很快声音就越来越大,连玻璃窗都开始细微抖动,仿佛天地都在共振轰鸣,他面色一怔,连忙过去拉开窗帘。 他视力敏捷,借助了外面的月光,他看到夜空中一个个银白色小点,列成编队,在高空飞行,足足有一百个。 “是飞机!”他看的心中振奋,一股难言的情绪充满胸腔。

这是人类的力量。 “砰砰砰!”卧室的门被迅速敲响。 陈守义立刻过去开门,是罗景文。 “我这边看不到!”他说了一句快步进入卧室,来到窗户前。

陈守义瞥了一眼床上,贝壳女早已经机灵的躲进被子里,随即走到罗景文边上。 “战争开始了,这里不安全了!”罗景文看了一会,快速说道:“不用去军港了,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现在就走?”陈守义问道。 他并没感觉到意外,毕竟蕖江市的军港附近的海域就沉没了一艘核潜艇,那里面数以千万吨当量的核弹,上面完全不会放之不管,只是没想到速度竟这么快。 “对,现在就走,不然来不及了。

”罗景文说道。 战争是可怕的。

即便是巅峰武师,身在战场,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到了必要时,甚至可能还会投下核弹,那时候被波及,那真是死都死的不明不白。 罗景文说着立刻返回卧室,收拾东西。

就在陈守义掀开被子,把光屁屁藏在里面的贝壳女,塞入公文包时,远处机炮密集的声音就已经隐约传来!他心中一凛,战争开始了。

ps:求月票求推荐啊啊啊啊啊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m.无广告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