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白月光有点黑凑乐后宫白月光有点黑童珂郭楽小说全集无弹窗在线阅读 空洞卷积感受野的计算公式
情感小说
来源:本站
2019-07-07

后宫白月光有点黑凑乐后宫白月光有点黑童珂郭楽小说全集无弹窗在线阅读 空洞卷积感受野的计算公式

读书简介  故事递提供凑乐大神最新作品《后宫白月光有点黑》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后宫白月光有点黑最新,后宫白月光有点黑无弹窗,《后宫白月光有点黑》是由凑乐原创所著,主角叫童珂郭楽,讲述了童珂自诩精明强干,没成想枕边人预谋着构陷她的家族。

一事不忠百次不用,童珂毅然拉着前夫共赴黄泉,不料老天开眼,让她重活一遭。

踹开前夫,保护家人,童珂为了摆脱困境毅然决然嫁给太子,开始了苏爽的怼怼生活。

传闻靖安侯府的童小姐退亲了,表面风光霁月实则腹黑的太子郭楽正要搞点小手段。 谁知道在宫殿里坐着就被砸了一头白月光,????他还什么都没干,怎么白月光就到手了?可是未等他高兴就发现,他的宝贝白月光怎么就……有点黑心肝呢?郭樂摸着鼻子闭上眼,还能离咋地?就宠着呗!免费阅读  王孟若乍然重生归来,还有些迷糊,却在对上眼里冒火满脸愤怒的蒲氏,像是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四肢百骸俱是寒意。 他不禁打了个激灵,无数念头闪过,转瞬冲蒲氏扬起笑脸,“伯母,我正想出去呢,我还想着珂儿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  一句话将他自己剖个清清白白干干净净。

  要是蒲氏刚才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说不定还真的信了!她没有应声,冷冷地睨了手足无措的妙梅一眼,勾起嘴角冷嗤道:“王公子还真是好教养,竟然做客做到内院小丫鬟房里了。 难不成是我们靖安侯府的招待还不如一个小丫鬟吗”  王孟若状似被斥得羞愧低头,心里却思索着该怎样脱身。

他不知道蒲氏到底听了多少。 如果没听到也就罢了,要是全都听到了,他敛下眉眼遮去眼中的狠戾。

  他扑通一声跪下,咬牙忍下膝盖传来的剧痛,“伯母,您真的误会了!小侄如此施为真是有隐情,还请伯母容许我能跟珂儿见一面。 ”  “呵,男女授受不亲,王公子还是不要开口闭口珂儿,珂儿的叫,免得别人误会我们家姑娘跟你有多熟似的!”蒲氏怎么都没想到她精心挑选的未来女婿竟然偷到家里丫鬟头上了!她只恨她自个儿有眼无珠,错把鱼目当珍珠!  她懒得再听王孟若说些有的没的,事实摆在眼前,再怎么诡辩也无济于事!她恨恨地喊道:“蒲妈妈,还不赶紧将王公子扶起来要是王公子在咱们靖安侯府出什么意外,我可跟王家交待不起!”  王孟若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这话一出,显然蒲氏不准备跟王家交往了!他匆忙膝行上前,哀切喊道:“伯母!小侄真的跟妙梅没有任何干系!您可以问妙梅,我连妙梅的一根手指都没有动过。

我曾经就发过誓,这辈子只会娶珂儿为妻,一生一世敬重珂儿,爱重珂儿,绝无背叛。 若我违背誓言,一声孤苦伶仃,香火尽失。

”  妙梅还以为他这番话是为她解脱,她也知道现在的形势。

要是夫人真的认定两人之间有了收尾,断然不会放过她。

她一咬牙跟着跪在王孟若身边,“夫人,王公子却无虚言,奴婢也跟王公子没有任何关系。 如若您不相信,您可以派人查验,奴婢还是……还是之身。

”说完,她强忍着羞意冲蒲氏磕了一个响头。

  世人最是在意誓言和名节,看着两人这般坚定,蒲氏面露犹疑。

  珂儿和王孟若的亲事是靖安侯和王老爷一起定下来的。 王孟若之父王芷乃兵部尚书,靖安侯领兵在外难免会跟京中官员打好关系,毕竟朝中有人好做官。 靖安侯与王芷也算得上是世交,小辈之间也多有来往。

  王孟若这孩子是她亲眼看着长大的,温文有礼审时度势,年纪轻轻就高中状元,现如今在翰林院任编修。 又有兵部侍郎这个爹和靖北侯这个准岳父背书,怕是不出几年就能飞黄腾达,在朝中夺得一席之位。   这么个好女婿,蒲氏当然是抓得紧,要不是靖安侯说要多留珂儿在闺中几年,怕是婚事早就定下来了。

  她打心底里不敢相信自己挑中的好女婿竟然敢在她眼皮底下做出这种事,再加上两人言辞凿凿,她不禁有些动摇。 她朝身后的蒲妈妈使个了眼色。   蒲妈妈微微点头,领着几个仆妇就将妙梅拉了下去。

  蒲氏掩着口鼻打量了一番这间屋子,冷淡道:“走吧,没得让王尚书埋怨我们靖安侯竟然在下人屋子里款待他的独子。 ”  王孟若听完心中一定,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他摇摇晃晃站起来,嘴中还是忍痛的呻.吟。   见他这幅样子,蒲氏有些心软,本想让人扶着点,却想到刚才的事情还没有定论,她硬着心肠走了出去。   **  香浓温暖的鲫鱼豆腐汤喝下去,童珂额角渗出一层薄汗,旁边的妙兰赶紧执着帕子上前帮他拭掉汗珠,将桌子上的碗勺撤下。   童珂托腮歪在软塌上,只觉身子暖洋洋的,懒得起身。

她屈指轻轻敲着桌角,规律的敲击声让她慢慢静下心来想前世今生种种。

王孟若这个男人是不能要了,一想到这个心就像是被针刺般隐隐作疼。

也是她太过信任她自己的眼光,太过信任枕边的爱人,竟然将海誓山盟信以为真。

却不知山与海本就无情,更是变化无常,哪里又能相信呢  她蹙蹙眉尖,勉强将痛意压下。

她细细思量着临死前她与王孟若之间的话,按王孟若所言,陷害靖安侯府是皇上也就是现在太子爷的授意。

  理由就是可笑的功高盖主。   爹爹,她自认还是看得透的。

虽不能说是愚忠,但是骨子里被教导的就是忠君报国。 要是真要碰到君要臣死的情况,爹爹最可能的就是妥善将家人送出去安置好,然后真就顺着皇上的意思慷慨赴死。 最好在临死前能赋诗一首,最最好的就是能千古流传。   那么皇上为了杀死爹爹费这么大的力气,怕是脑子不怎么好使。 那就不让他继位好了,换个人当皇帝釜底抽薪,岂不美哉  敲动桌角的手指一停,她像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一样,修长的眉头渐渐舒展。 甚至有些跃跃欲试,她上辈子被情爱所困,被拘在王家那一亩三分地儿,整日里应付王孟若的老娘,也是闷得很。   那皇上,哦,当今太子怎么才能不登基呢  废太子还是死太子她嫣然一笑,时间还长,来得及慢慢筹划。   对面的妙梅被骇得低头直哆嗦。 小姐笑得这般甜美,真是吓人!上次看见小姐这样笑的时候还是侯爷一个远房亲戚过来打秋风,里面有个祁表少爷跟着过来,仗着会念几首酸事,老是缠着小姐。 小姐最后不耐烦了,直接给祁表少爷扔到翠红院,还说吃喝玩乐全记在靖安侯府账上。

这下可好,祁表少爷还说小姐最是贤良,没过五天就被掏空了身子,染了一身病。

靖安侯吓得赶紧将人赶了出去。

  “我可怜的小姐啊!真是丧尽天良!……”  高亢的咒骂声像是破空而来的利箭瞬间打破了房间的宁静,童珂笑了笑,“是奶娘吧快进来吧。 ”  奶娘姓刘,膝下本有一子,却在八岁时染上风寒,一时不慎就没了。 刘奶娘也因此有些魔怔,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蒲氏本想将刘奶娘送到乡下庄子上,妥善安置。

童珂却觉得奶娘挺好的,也是一心一意对她,就将她留了下来。

  转眼奶娘肥硕的身子一阵风一般卷了进来,也顾不上行礼,趴在软塌上抱着童珂就哀声痛哭:“我可怜的小姐啊!都是那些杀天刀,死后会下十八层地狱的人,竟然敢媳妇我的小姐!我可怜的小姐啊!……”  妙梅背过身子掏掏耳朵,每次听奶娘哭诉,她都觉得耳朵搞不好会失聪。

  童珂被奶娘死死箍在怀里,还伸手拍拍奶娘的背,越发觉得重生是件好事。

或许上辈子她还是太草率了,不知道爹娘知道她自尽之后会又多难过。

  奶娘隐隐还没有恢复神智,只是抱紧她,哀声哭道:“我可怜的小姐啊!你可怎么办啊!都是那杀千刀的小蹄子竟然敢抢小姐的东西,我可怜的小姐啊!……”  童珂一愣,抬头看向僵立在一旁的妙兰和妙菊。

  妙兰,妙菊也没想到她们费心隐藏的事情竟然被神志不清的奶娘一语道破,两人齐齐低下头躲开童珂的眼神。

  童珂眼神微眯,右手轻轻拍着奶娘的脊背,轻声道:“奶娘最好了。

”  奶娘布满皱纹的脸顿时笑开了花,带着几分羞涩。

章节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