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岁的“文学青年” 王蒙出新作《生死恋》 爱情电视剧
情感小说
来源:本站
2019-07-07

85岁的“文学青年” 王蒙出新作《生死恋》 爱情电视剧

作者:王蒙著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年6月近日,作家王蒙的新书《生死恋》在北京首发,王蒙独特的语言风格,让读者酣畅淋漓阅读之余又有意犹未尽之感。 物欲横流,人心不古。

王蒙先生将文学的古老母题——爱情演绎得看似波澜不惊实则静水流深,看似稀松平常实则缠绵悱恻。 胡同生活与人生咏叹《生死恋》的故事从上世纪50年代北京胡同一座四合院讲起,院里顿家和苏家的半个多世纪的不解情缘,苏尔葆在感情方面的纠葛以及面对爱情、亲情时各人的不同表现和感受。 王蒙置故事“于巨大的历史与地域跨度之中,在急剧发展与变化的时刻”,力透纸背地发掘出了其中深刻内涵。 小说最初发表在《人民文学》2019年第1期上,杂志的卷首语正是对这篇小说的精彩解读:“(小说)从北京胡同的院子到世界,连着革命年代、建设时期、改革开放的中国和打开了的世界中的自己,"生""爱""天",诸如此类,岁月的海面、生活的岛屿,欲求的风浪、情感的船只,波动着命运欲说还休的流转,激荡着自我无从收放的惊涛。 情感和血脉、空间和时间的温软、冷硬,全都攸关生命本该有的悲喜忧欢。 可是道理说出轻巧,真真切切发生在人物和他们之间的过程,在貌似轻快的语调之下,回旋着沉郁顿挫、无法释怀的人生咏叹。 ”“耄耋腹肌男”与“高龄少年”今年85岁的王蒙仍然精力旺盛,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每天坚持游泳、走路、爬格子、追剧、看电影,年轻人的爱好一样不落。

他表示:每天走步9000多,独霸微信朋友圈。 在一次公开采访中,王蒙笑称自己是“耄耋腹肌男”。

作协主席铁凝说王蒙是“高龄少年”,因为他对生活中各种事永远都充满兴趣,都跃跃欲试,真的不像是个老人。

阅读过王蒙的《青春万岁》《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这些作品的读者应该知道,他的文字幽默诙谐、行文风格犀利流畅。

该书责任编辑表示:“新作《生死恋》也一如既往继承了这些风格,但我们发现在《生死恋》中,叙事更加新颖、文风更加崎峻,尤其是时髦程度简直令人叫绝。 ”85岁高龄却不染一丝暮气,读王蒙会被这个耄耋之年的男人的肆意才情感染,被他的“卖萌”逗乐。 他笔下的新生活、新事物、新语言,不背负岁月的痕迹,即便描述老派、怀旧的过往,也是见深刻不见沉重。 这是位活出灵性的老者。 给生活的情书与给朋友的遗言王蒙在《已经写了六十五年》一文中说,从1953年写《青春万岁》时算起,他的文学写作已经65年,2019年1月,他以《生死恋》与短篇小说《地中海幻想曲(两则)》开启了第66个写龄,他说:“我只要一写小说,每一个细胞都在跳跃,每一根神经都在抖擞。

”王蒙坚守相信爱情的立场,他与当代很多作家保持了距离。 也许王蒙执拗的守望,在时下文学风尚中颇像唐·吉诃德跟风车作战,他笔下的“二宝”也在爱情与背叛的挣扎中,显得愚傻可悲。

对此,王蒙说:“文学使一切都不会糟践:爱情是美丽的,失恋也可能更动人;一帆风顺是令人羡慕的好运,饱经坎坷的话,则意味着更多更深的内心悸动;获得是舒适的,而失落的话是更好的故事胚芽。 甚至穷极无聊的最最乏味的煎熬经验也能成为非同寻常的题材,如果你是真正的文学人……我已经满85岁了,中国的说法是青春作赋,皓首穷经。

我近年也写过不少谈"孔孟老庄"经典的书,同时我一直兴高采烈地写着新的小说。 文学是我给生活留下的情书。 文学是我给朋友留下的遗言。

文学是人生的趣味和佐料,辣与咸,酸与甜,稀与稠,鲜活与陈酿。

文学,是比我的生命更长久的存在。 ”(据广州日报)新闻推荐新闻背景:新华社杭州7月6日电(记者段菁菁冯源)五千多年前,繁盛于长江中下游环太湖流域的良渚文化,在中国早期历史文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