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知识产权保护的“法与槌”
情感小说
来源:本站
2019-06-08

外资知识产权保护的“法与槌”

外商投资法强调了对外资知识产权的保护,回应了外资的诉求,顺应了中国利用高质量外资、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需求,并为相关领域提供了与时俱进的法治保障。 最高人民法院3月27日审结了一起涉及中法企业知识产权纠纷的案件,被舆论称为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敲响的“第一槌”。 张菲《环球》杂志记者/吴美娜  最高人民法院3月27日审结了一起涉及中法企业知识产权纠纷的案件,被舆论称为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敲响的“第一槌”。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于2019年1月1日在北京揭牌,主要审理专利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上诉案件,被认为是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举措。

  3月15日,外商投资法审议通过,该法强调了对外资关注的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及商业秘密的保护。

相关专家认为,上述两大举措,展现了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营造优质营商环境的决心,让外商投资中国更加安心,同时有利于中国吸引更高质量的外资,促进自身技术、产品和管理创新。

顺应发展需要  外商投资法的出台,将为外国投资者提供更加全面、有力的知识产权法律保障,一方面回应了外资的主要诉求,增强对高质量外资的吸引力;另一方面有利于优化中国营商环境,符合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需要。

  外商投资法共42条,从5个方面为外商的知识产权提供保护。

  一是明确规定保护知识产权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该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国家保护外国投资者和外商投资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和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严格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  二是明确禁止强制技术转让。

第二十二条规定,“国家鼓励在外商投资过程中基于自愿原则和商业规则开展技术合作。 技术合作的条件由投资各方遵循公平原则平等协商确定。

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转让技术。 ”  三是明确追究非法泄露商业秘密的法律责任。 第二十三条指出,“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于履行职责过程中知悉的外国投资者、外商投资企业的商业秘密,应当依法予以保密,不得泄露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 ”第三十九条规定,“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在外商投资促进、保护和管理工作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或者泄露、非法向他人提供履行职责过程中知悉的商业秘密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  四是给予外资平等参与中国标准专利的制定权利。 第十五条规定,“国家保障外商投资企业依法平等参与标准制定工作,强化标准制定的信息公开和社会监督。 国家制定的强制性标准平等适用于外商投资企业。 ”  五是知识产权许可使用费依法自由出入。

第二十一条规定,“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境内的出资、利润、资本收益、资产处置所得、知识产权许可使用费、依法获得的补偿或者赔偿、清算所得等,可以依法以人民币或者外汇自由汇入、汇出。 ”配套改革需加快  不过,要尽快落实外商投资法对外资知识产权的保护,还需要加快推进一些配套工作,特别是一些法律法规、政策文件的“废改立”。   首先是旧的“外资三法”废除工作。

外商投资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本法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同时废止。

”  其次是其他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中的相关条款删除、修改和新立。

  外商投资法通过后,中国目前实施和管理技术进口、知识产权相关的经贸法律文件和政策规定中,一些不符合保护外商投资知识产权原则的条款需要加快删除或修改。 此外,其他行业主管部门出台的法规政策文件中,不符合外商投资知识产权保护原则的条款也需要“废改立”。   目前,相关“废改立”的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 4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行政许可法、商标法等法律的修正案草案。

具体修改包括在行政许可设定和实施中增加“非歧视”原则,加大对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惩罚力度、大幅提高侵权赔偿数额等内容。   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商标法引入的“惩罚性赔偿制度”与外商投资法加强外资知识产权保护的原则是一致的。 2018年12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专利法修正案草案也体现了同样的修法思路。

特殊法庭助益大  除了相关法律法规、政策文件的“废改立”,新成立的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也将有助于提升知识产权保护水平。

  中国《法制日报》援引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知识产权法研究室研究员管育鹰的话指出,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是世界首个在最高司法层面,统一审理专利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上诉案件的机构。

  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审判员沈红雨在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专访时表示,在2018年各地审理的知识产权案件中,有超过20%的案件是涉外案件,其中一些案件的双方均为外籍人士。 沈红雨说,“我们会努力将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建设成为科技创新的助推器、司法改革的试验田、专利审判的领头羊、国际诉讼的优选地。 我相信,中外企业均能受益于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的设立。 ”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郭禾日前在谈及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第一槌”案件时说,此次判决充分彰显了最高人民法院为加强专利等技术类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的审判体制创新,也向全世界彰显了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制度对于所有知识产权权利人一视同仁,体现了中国司法知识产权保护相关规定充分贯彻国际条约所要求的国民待遇原则。

  (张菲系商务部研究院外国投资所副主任)来源:2019年4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8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