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在爱与痛苦的心灵飞翔
情感小说
来源:本站
2019-07-12

诗在爱与痛苦的心灵飞翔

  我的写作始于诗歌,那是1987年那个寂静的寒夜,我坐在相思湖畔四坡男生宿舍的窗前,静静地望着窗外的夜色,外面北风呼呼地吹,香蕉树影斑驳离合,一只小鸟贴着窗面叮啄了一会儿,又飞去了……触景生情,我有了写诗的冲动,便写作了我自以为很成功的一首诗《流星雨》。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坚持写作诗歌。

诗,永远是属于年轻的。 我的一切喜怒哀乐,都呈现在我年轻的诗行里,那时我只有我的爱心、善心、诚心与真心,并没有看到一丁点儿黑暗的角落。

    因为没有诗歌的日子,我的天空将会变得更加灰暗,更加没有激情与快乐,所以,我时时刻刻希望诗歌的灯盏为我点亮,照亮我生命的长路。

    “寻常相见了,犹道不如初。

”我把心情之涛浪放逐在爱的海洋里,静静地回味我们初初相见时的那份怦然心动的感觉。 在诗海的放牧里,我们以诗慧友、以文慧友、以情慧友,亮丽的心间总是蕴涵着深邃的诗意。 点点滴滴的往事都幻化成美丽的诗行,幻化成梦里蓝色的标点和灰色的键盘,把诗作为我们相逢时的那份了落的心境。

    我的诗在爱与痛苦的心灵飞翔。

往事依稀在昨日,我想起了我们在恋恋风尘中掉落的那点点滴滴的记忆碎片,碎片只能是碎片了,无法弥合起来。

我只希望这样伤怀的事情永远消逝在冷冷的风中,把最美好的一面永久地珍藏着,珍藏着……美好的终究是美好的,并没有掉入记忆的深渊。     我的诗的源头,与一条江和一个湖结下了不解之缘。

江,就是我故乡美丽的相思江;湖,就是我今生念念难忘的相思湖。

    相思湖,是一个洋溢诗意的湖,是一个相遇爱情、相遇缪斯、相遇灵气的湖。 相思湖,是我们永恒的摇篮、永远的回忆;相思湖,是我们此生纯美的青春校园,放飞着我们青春的梦和理想。     在湖畔,我们尽情地吮吸自然、清新、芬芳的气息,自由地吮吸着幸福的、奥妙的知识圣水,无拘无束地翔飞于满是诗情、满是爱恋、满是柔岚的天空。

为着一种理想、为着一种寄托、为着一种真情,1989年5月,我与赵永富、黄峰、裴铁坚、马家飞等人发起创办了当时广西民族学院第二个大学生文学社团——相思湖大学生文学社,担任了首任社长,与院文协并驾齐驱,一路前行,一路讴歌,一路兴旺,一路播洒阳光和梦想。

    那时,会员有近两百人,主要来自中文系、民语系、政治系、外语系、化学系、干训部等系(部)。

相思湖大学生文学社活动丰富多彩,我们在此组织举办文学讲座、诗歌沙龙、诗歌朗诵会、征文比赛、红水河采风、畅游邕江、郊外踏青、创办文学社刊、编辑院报会员文学作品专刊等活动,培养了一大批写作精英和写作人才,他们大多现今活跃在广西文坛,为日后“相思湖作家群”在广西文坛异军突起孕育了丰厚的文学土壤。     从相思湖畔走出来,走出美丽的大学城,告别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步入纷纷扬扬的社会,步入一段充满着机遇、充满着挑战的生活。 前路漫漫,我睁着新奇的眼光、睁着疑惑的眼光、睁着希望的眼光。

我全身心投入这美好而又痛苦的生活中,毫无怨言地选择回到我恋恋不舍的故乡工作,无怨无悔地为这片热土奉献了我的青春、我的梦想、我的热血、我的期待。     在这片热土上,我激情满怀;在这片热土上,我有过悲欢,有过离合。 酸甜苦辣,孕就了我美妙的等待;爱恨情仇,孕就了我深沉的期许。

    我寄诚心与诗海,随君直到雁园来。 雁园,号称“岭南第一园”,是我故乡美丽的园林,原为大岗埠乡绅唐岳于同治八年所建的私家园林,名为“雁山别墅”,其后人大约在公元1911年将园林卖给了清代两广总督岑春煊。

岑氏对该园进行过重修,更名“西林花园”,公元1929年,他将花园捐献给广西政府,改名为“雁山公园”。 我高中时曾就读于此,每每读书累了,我都与同窗好友相约一起到水榭楼台、相思江、方竹山和相思洞里游玩。 雁园风景绝佳,“桂林佳境,一园看尽。

”园内的方竹、绿萼梅、红豆、丹桂,被称为“雁山四宝”。 桂林山之奇秀、水之绮丽、洞之神奇、树之古异,在这里都可以尽情地领略到,真不愧是桂林山水的缩影。     妙曼的等待、真诚的期许、亘古的相思只化作我久远的回望。 在回望中,我们拥有一段非凡的爱情经历,拥有一段热切的人生感悟。

    “回家,是一条有爱的路。

”我要说,在故乡的土地上飞翔,也是一种有爱的飞翔。

    没有爱,我们就没有热血的涌流。

    没有爱,我们就找不到回家的路。

    没有爱,我们就寻不回美丽的影。     没有爱,我们心中的诗情就会枯竭。     没有爱,我们高涨的激情就会熄灭。     有时候,我会感到有些疲惫,就会停下匆匆的脚步,仔细清理我的成败得失,清理我心中不灭的鼓点,清理我心中永久的呐喊。 为此,回望,并不是停滞不前;回望,并不是要熄灭我们心中爱的经典。     我原本希望自己生活在真空的世界里,虚无缥缈,把全部的激情都献给你,献给美丽的星空、自然的风景。 我们深深敬畏着我们内心的星座,同样敬畏着我们头顶上那片浩瀚无垠的苍穹,把一种极致的美斑驳淋漓地抒发出来。

    我的诗是年轻的,即使我已经接近不惑之年。 因为我在我的诗行里永远拥有一颗年轻的心,这除了我的诗歌本身是年轻的之外,诗在于不断地探索、发现和洗练,我承认我在这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     在物欲横流的现实生活中,我与大多数普通老百姓一样,是一个迷途者。 我紧紧抓住的芦苇,就是诗歌。

但这是会唱歌和会思考的芦苇。     “真正的思想和精神是孤独的。

”我不知道我能否坚守住这份孤独,拥有这样的孤独。

可是,我知道我写诗是源于内心的苦痛、苍凉、激情与欢乐,源于我欲说还休的故乡之思与相思湖之忆,源于我踏上了一条满是爱、满是光明、满是忧患的路。

在这条路上,我承受的苦难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但同时我承受的爱也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我惟有用我的诗虔诚地记录我如水似风的感恩之心。

    诗歌就是梦,梦就是我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