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兴场,家乡变迁的历史记忆
情感小说
来源:本站
2019-07-12

龙虎兴场,家乡变迁的历史记忆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成于斯的成都市新都区龙虎兴场老街本地乡民,我曾经在自己许多文章中提到与写到,它就如同一个梦魇,时刻波动我的心房,特别是魂牵梦绕,常常惊梦一瞥,夜半醒来,眼泪婆娑,把时间定格于穿梭回溯,于亘久记忆中迷存。 因此,我每每在孤独静寂之时,就会把家乡往昔想起,特别是那孩童时代,也可能为年龄缘故,思旧忆幼,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只有顺乎于心,达观以对,休去理它缠绊!对于龙虎兴场,我还是喜欢上世纪七十年代及以前老街,原汁原味,为民清传统夹板墙、木栅栏、木板抽式房屋,木柱大樑,盖小青瓦,燕昵筑巢,如同“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正是王榭堂前燕,飞落寻常百姓家”,一家挨着一家,仿佛连着的整体,让过道隔开,也可以说是消防通道,成为十来幢的连缀,老街不算太宽,窄而有度,在太阳、月亮烘焙之下,若婉约四川清音,煞是迷人;青石板铺地,鸡公车推在路上,“嘎吱,嘎吱”直响,像是在吹奏欢快音乐,节奏感颇强,把其中悠闲洒脱,通过额头脸上颗颗汗珠,而表现得尤为具体与实在,将时光之水,濡沫岁月,这是我孩童时光最美、最惬意享受。 更让人叹为观止,往往还有喧嚣平和的老街之中,叫卖声此起彼伏,犹如清澈泉水划出的一袭流莺,恬适地泻在逢市赶集人们心头眼眸,伴着老街后两条河流清清流泻,水清而鱼虾嬉戏,孩童们常在河边耍闹,夏天当是游泳好时光,三英桥、剪槽桥、二拱桥等等,赶集人扶老携幼,肩挑背磨,鸡公车、背兜客、挑担人、挎篮妇,在老街身后的田园阡陌,一汪绿意稻麦油菜之中,穿田过埂,游移街市,把人间美好蓝图演绎,使记忆永远定格在了怀想天空,领略无穷遐想,相伴一生一世。

说起老街可以比喻为一片树叶的筋脉,将一条弯曲街道,在自到达终点之前,猛不丁分出小叉,成丫字形;又好像自空俯视之龙或虎,静静地俯卧于地,把那特别与殊途,迭呈红尘之间,生生不息与本地乡民诸众,千百年来生存觅活,使许多中老年人,一旦摆起历史掌故,往往呱呱啦啦,津津乐道地“啧啧”有声,咀嚼侃谈,三天三夜也聊不完,摆不够。 所以,面对现在尚待拆迁之龙虎兴场老街,其实是上世纪七、八、九十年代被供销合作社、粮站,以及许多乡民,拆而修茸之砖混结构建筑,实际上具真正意义明清夹板式木质板房屋,其实还孤零零,孑孑孓立地,有两个地方各夹了一间,还把盖的小青瓦换成了玻纤瓦,与现时整个老街毫不相衬;仿佛一个另类,颇具历史穿越感。

但在前不久回家乡之时一睹惨象,看到这一切,我心非常疼痛,假如乡民们能够有一种古镇、古街、古文化历史传承感,只要稍加资源整合,包装宣传,今天说不定会成为又一个带A级风景旅游区,那样,不是更好的么?可这遗憾,只能如此,毫无挽回空间。 而且对于现在,更让人目不忍睹、耳不忍闻的所谓兴场老街,凋零更在难言,虽说房屋建筑密密匝匝,让有颇多摆放那里,一层、两层,稀有三层、四层,可建筑老旧,颓废均显,衰败不堪,其“供销合作社牌子”倒如一个象征,单调而乏味地立于砖柱之上,我走了进去,几乎空无一人,杂草丛生,萎草萋萋,没有一丝生气,整个老街,没有看见有什么行人,只有几个地方,尚有三三两两中老年人,像晒冬阳又像不是,问之,则曰:看到老街,千万莫见笑,兴祥街也好,永兴街也罢,许多房屋建筑,均被历史苍桑遗忘,破烂之处,刮风下雨,大下大漏,小下小漏,风雨侵袭,苦不堪言;雨水与粪便、垃圾排放不出去,在整个夏天,臭气熏天,嗅觉难闻……所以,相当人家都早已在外买房购物,搬于远天远地,空留稀稀拉拉少许中老年人,在“白天逢太阳,晚上约月亮”,凄凄惨惨,悲悲戚戚,聊度它的无奈与无趣。

我仔细地看着这些似曾相识,又不相识,有些也认识的街坊乡民们,是的,他们苦楚,拆迁安置补偿工作已经纳入议事日程,很快就将薄云见青天。 可自己还是清楚地明白,现实龙虎兴场老街,其状况的不堪回首,不正是早被龙虎工业区包围,孤悬于中心之岛屿,在凄凉而凋疲地摆放,让噪声,污水,垃圾,下雨的汪洋大海,泽国伴随,风雨飘摇。 然而,真回味过来而加以熏陶之兴奋所在,自己还是异常兴奋。 毕竟,整个龙虎工业区建筑的规模,当是改革开放成果一个缩影,新的龙虎兴场新街正在崛起,成百上千工矿企业,早如过江之鲫,把整个工业区建设成为了工业海洋,厂家林立,房屋鳞次栉比,公路四通八达,街巷纵横四方,兴溪路、桂红路、桂锦路、庆居路、龙江路、龙海路、拓源路、新居路、龙虎大道、新工大道等等,其水泥路面宽阔通畅,街巷两边花台、树木、植被等等,种植有序,绿意盎然,繁茂成行,一个新兴工业区在前进。 眼目所及,在新建工业区早被拆迁安置乡民们,我一眼就从中读出了裸露眼眸脸上深处喜色,龙虎小区、锦城小区、香都锦苑等新兴安置多层、高层居民住宅,楼厦琳琅满目,幢幢独特毕显,小区健身、停车、绿化一新,物业化管理,街道人头攒动,摆摊设点已具闹市风潮,树漾绿意,草儿笑靥,以时代新异变迁,焕然一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与城里人一样过上了“楼上楼下,上下穿插;电梯步梯,交相辉映”城市人生活,而到夜晚华灯绽放,璀璨炫目,将人间不夜天,清清晰晰,茁显新时代,新发展,新魅力不凡明天与未来。

还是真诚地希望龙虎兴场老街融入历史洪流,与拆迁,与安置,与补偿,与建筑兴建,还欣欣向荣,美丽蓝图,一片生机盎然。 龙虎兴场,我的家乡,自己的最爱!拥吻而深深地沉醉。